<cite id="37vnp"><noframes id="37vnp"><cite id="37vnp"></cite>
<del id="37vnp"><noframes id="37vnp"><del id="37vnp"></del>
<menuitem id="37vnp"><span id="37vnp"><menuitem id="37vnp"></menuitem></span></menuitem><cite id="37vnp"><span id="37vnp"><cite id="37vnp"></cite></span></cite>
<ins id="37vnp"><noframes id="37vnp"><ins id="37vnp"></ins>
<ins id="37vnp"></ins>
<ins id="37vnp"></ins>
<ins id="37vnp"><noframes id="37vnp"><ins id="37vnp"></ins>
<ins id="37vnp"><noframes id="37vnp">
<ins id="37vnp"><noframes id="37vnp"><ins id="37vnp"></ins>

仲景傳人谷松:深耕杏林二十六載

日期:2016-07-08 15:30:33作者: 來源:

         \

        沈城四月,已是一派春和景明之象,但剛結束供暖期,室內似乎比冬季時還要冷一些。在遼寧中醫藥大學一間向北臨街的房間里,熱烈的研討氛圍,勝過了任何供暖設備帶來的溫度。剛剛被評為遼寧省教學名師的谷松教授,此刻正帶領中醫四大經典教研室的老師們圍坐在會議桌前,就如何將中醫經典等級考試推向全國展開熱烈的討論。按照學校的課程安排,谷松這學期的授課任務相對輕松,但他還是堅持每天早來晚走,主持和參加各種教研活動。

       三尺講臺一支筆,師道薪火相傳

       用谷松自己的話說:“戲曲演員講究個‘臺上三分鐘,臺下十年功’,那咱們當老師的呢,一節課是四十多分鐘,你算算,怕是一輩子在臺下用功都還不夠啊。”他1990年參加工作,至今已從事傷寒論教學工作二十六年。幾十年的學習和工作歷程中,對谷松影響最大的莫過于他的恩師、全國著名的《傷寒論》專家關慶增教授。提起關先生,谷松至今還記得多年前的一個冬夜。那時,谷松剛參加工作不久,講完夜大的課,準備回教研室稍事整理。已近夜晚九點,白天繁忙的辦公樓恢復了平靜,唯有位于走廊盡頭的傷寒教研室,遠遠透出燈光,再走近幾步,關慶增先生那高朗而頓挫的聲音便從里面傳出,“‘太陽之為病,脈浮,頭項強痛而惡寒’,這是講太陽病的提綱證,脈浮,就是浮脈,正邪交爭于肌表,反映出來的脈象,脈象應之而浮……”。谷松知道,雖為從教多年、學養深厚的著名教授,關先生依然保持著每節課前做大量準備工作的習慣,不過,關先生的“彩排現場”,自己也是第一次遇見。那個尋常的北方冬夜,谷松靜靜地在教研室門外佇立良久,他再熟悉不過的關先生,他早已爛熟于心的《傷寒論》,在當時聽來卻仿佛有一種深刻的力量,牢牢地攥住人心,化為他執教生涯中最難忘的一個生動場景。

       此后二十余年,歲月彈指,青絲白發,昔日的小助教如今已成為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重點學科"傷寒學"學科帶頭人。然而初心未改,不論職務、職稱如何變化,谷松時刻以關先生為榜樣,見賢思齊,認真細致地準備好每一堂課。近年來,多媒體技術逐漸走進課堂,將課堂教學引入全新的境界。但任何一種事物都有兩面性,個別年輕老師過度依賴課件,離了ppt就講不了課。偶爾遇到市政檢修,全校停電不停課,谷松憑著三尺講臺一支粉筆,旁征博引,起承轉合,照樣能給學生上一節充實而精彩的課,這讓許多老師敬佩不已。谷松也常常以關先生為榜樣,教育現在的年輕人:“關老師給我們上課那個年代,連麥克都沒有,講課靠的就是扎實的基本功和豐富的知識儲備。上課啊,要心里有底,才能嘴上不慌。”

       學生是天,上課就是天大的事

       由于能力突出、作風過硬,從2003年起,谷松先后擔任學校多個重要部門的中層干部,身負管理之責,加之科研和學科工作量逐年增加,他肩上的擔子越來越重。但多年來,谷松始終堅守教學一線,承擔本科、研究生等多層次的教學任務,更從未因其他方面的工作安排申請過調課、停課。他清醒地認識到,在遼寧中醫藥大學這片土地上,自己首先是一名普通的傷寒學教師,自己最重要的使命是為學生上好每一堂課。

       去年秋天,學校領導班子要到谷松擔任院長的學院進行現場辦公,時間不巧地跟他的上課安排有沖突。有人提醒他:“老谷,學校領導班子來咱這兒現場辦公,你一個正職院長缺席不太合適吧,就把課調了吧,或者找個人替你一節,沒什么了不起的。”谷松聽了,沉默不語,回到辦公室,他開始加班加點工作,將自己想要在現場辦公會上匯報的內容、反映的問題、提出的建議,詳細地寫進匯報材料里。第二天一上班,他將一份內容詳盡、條理清晰的匯報材料交給跟自己搭班子的學院書記,請他代為匯報,然后又給校領導打了電話,解釋了缺席會議的原因。身邊共事多年的老同事勸他:“你這樣死心眼兒,就不怕怠慢了領導?”谷松從容應對:“在學校里,學生才是天,給學生上課就是天大的事兒,學校領導也是教師出身,相信他們一定會理解的。”

       獨木不成林,當領導就是要領導大家上好課

       或許,作為一名普通教師,上好課就算是盡了自己的本分;但作為一個重要教學單位的領導,谷松覺得,獨木不成林,百花方為春,當領導就是要領導大家上好課,提升學院乃至學校整體的教學水平。

       2012年,谷松親自著手在他領導的學院組建了教育教學研究室,以此為平臺,開展一系列教研活動。他請出了學院內具有三十年教齡和青年教師培養經驗的省級、校級教學名師,組成教學督導組,分隊帶領學院黨政班子成員、各科室主任,對全院各職稱、各年齡層次共計七十余位教師開展了大面積隨堂聽課,聽課專家組定期召開聽課總結會,提交階段性總結材料,將專家組的意見和建議向被聽課教師進行反饋,并推薦“老、中、青”優秀教師若干,在后續學期開展觀摩聽課,充分發揮不同年齡段、職稱結構和各專業優秀教師的引領和示范作用。 這一舉措進一步夯實教師的教學基本功,提高了學院整體的教學水平,在谷松的領導下,該學院教師連續三年在全國高等中醫藥院校青年教師基本功競賽中斬獲佳績。

       為了解決不同課程之間知識點的銜接問題,2014年,谷松率領他所領導的學院,創造性地開展了跨學科集體交叉備課活動。該活動舉辦至今,吸引了學院內外多學科師生踴躍參加,不僅有助于明確課程的“三基”內容、完善相關知識點之間的銜接,更為教育教學研究提供了很多思路,推動相關學科之間的學術交流,為有效保證并提高教學質量奠定基礎。

       古人將中醫分為三個層次,“上醫醫國、中醫醫人、下醫醫病”。谷松表示,作為一名普通的中醫院校教師,自己的力量和水平有限,不敢妄談“醫國”,也難以企及中醫藥大家,但他樂于成為中醫藥歷史長河邊的一株松樹,“靜將流水對,高共遠峰齊”,為中醫藥人才培養盡一份綿薄之力。

WWW.1026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