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37vnp"><noframes id="37vnp"><cite id="37vnp"></cite>
<del id="37vnp"><noframes id="37vnp"><del id="37vnp"></del>
<menuitem id="37vnp"><span id="37vnp"><menuitem id="37vnp"></menuitem></span></menuitem><cite id="37vnp"><span id="37vnp"><cite id="37vnp"></cite></span></cite>
<ins id="37vnp"><noframes id="37vnp"><ins id="37vnp"></ins>
<ins id="37vnp"></ins>
<ins id="37vnp"></ins>
<ins id="37vnp"><noframes id="37vnp"><ins id="37vnp"></ins>
<ins id="37vnp"><noframes id="37vnp">
<ins id="37vnp"><noframes id="37vnp"><ins id="37vnp"></ins>

最珍貴的榮譽

——記2015年省教學名師沈陽建筑大學李幗昌教授

日期:2015-08-10 13:58:00作者: 來源:

 

辦公桌上有些雜亂的擺放著關于土建方面的專業書籍,電腦上的結題報告還明晰可見用批注標示的重點……我站在李老師的邊上,看著她專注地做著修改批注,都沒有發現身邊我的到來,對待工作這樣的專注認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是60后,是物質和精神都有些貧困的封閉年代,但我們是充滿理想的一代,我們既有父輩們的英雄主義情懷,也繼承了父母們艱苦奮斗、勤儉持家的光榮傳統,懂得用功和努力,也懂得懷疑和批判,更懂得珍惜和感恩……”采訪的剛開始,李老師就開始給我講起了她的故事。“我的青春,正趕上祖國萬花筒一般的變幻,應該說,我是幸運的,27年的講臺經歷帶給了我無盡的感慨與感動。1984年,我來到了當時還是建筑工學院的建大求學,學習工業與民用建筑專業,畢業后輾轉多年終又回到建大的懷抱,回到我夢想開始的地方。”

研究生、博士、博士后、訪問學者,豐富的經歷讓李幗昌對生活有了更深的認識——用心做好眼前事,只有兢兢業業才能讓工作和生活更加充實和富有色彩。自1988年畢業后,李幗昌就一直從事有關于結構工程的教學。2008年,她的“鋼結構課程的立體化教學”研究成果通過遼寧省教育廳鑒定為達到國內先進水平,并獲09年遼寧省教學成果一等獎,經國內各大建筑類高校廣泛采用后,獲得了業界的一致好評。以培養學生創新精神和實踐能力為中心,李幗昌精心編制了“鋼結構設計原理”、“建筑鋼結構設計”的中、英文多媒體課件,作為主編編寫的《鋼結構設計原理》,再版多次,印量多達3萬余冊,被國內多所高校采用至今。激情來自李幗昌對教師職業的執著。與其說這是一種職業激情,不如說是李幗昌對教育事業的癡情。正是這年復一年的兢兢業業,才換得如今的桃李滿園,換得了她難忘的建大時光。

\

在學生培養中,李幗昌最看重的是學生的主動性,她說:“就像機器一樣,如果沒有人用它,即使再先進,也沒任何意義。”所以每年她都會組織學生參與到他的課題和實驗組,但并不是每一名同學都能堅持下來。“有的同學你只要給他課題就可以了,他會自己把它很好地完成,有的同學你得一步一步教他,更有的同學即使你安排了任務,他也不做。態度不一樣,效果也就不一樣。”采訪的時候,正趕上有4名學生急匆匆地趕來詢問李老師,假期里做實驗的水泥型號及購買問題,學生一臉茫然,李老師耐心地聽他們講述完自己的困難,一一作了解釋,鼓勵他們放手去嘗試,“對學生的指導,首先要建立在對他們的關心和了解上,要站在學生的角度多為他們著想。其次,對學生要管得‘嚴’。”李幗昌說,“‘嚴’不是批評、不是責怪,而是‘看’得緊。”在李幗昌的手機里,有大大小小10幾個學生建立的微信群,人員涉及課題組、畢業生討論組等,每天群里的學生都會對李老師提出各種各樣的問題,這樣方便快捷的交流,讓許多難題得到了化解。

 有一次,因為不停地給學生回復信息,李老師兩天沒顧上給自己的女兒回一通電話,直到回到了家看見了女兒才想來。女兒嘟著小臉說:“媽媽你知道錯了,我就原諒你,但是媽媽我不怪你,如果媽媽只顧我而不顧你的學生,那就不是是我的媽媽了。”一番話,讓李幗昌的心里既酸澀又欣慰。微信對于李幗昌這個年齡的人來說應該是新鮮事物,但她卻經常用它與學生們溝通。有一次她和學生就課題里的一個難點討論到很晚,最后愛人終于忍不住說:“你都快50多歲的人了,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快早點休息吧!”李幗昌嘴上說著,“就好就好”,手里卻繼續按個不停。她知道丈夫是心疼她,但是她更能理解學生需要她的心情。

采訪間隙,說起需要一張她的工作照片,她便開始搜索起她的電腦來,一個文件夾一個文件夾,一張一張地給我講了起來......“這張,是我剛到美國的時候,那個時候覺得眼前被打開了一扇門,自己好像看到了更遠的地方;這張,是我和我的研究生在國家“十二五”科技支撐計劃課題的施工現場,看我們這造型,臟得都認不出來了吧;這張,是參加我們學校的“名師有約”,看我的“粉絲”還不少吧,前排都坐滿了......”透過李老師的鏡片,我竟依稀看見了她眼里閃動的淚光,溫潤透明,好似她對待學生、對待工作的心一樣。

李幗昌從教27年,獲獎無數,翻開她的履歷表,獲獎明細多達近40條,教學、科研成果更是不勝枚舉。“老實說,備課要比寫科研論文還辛苦,但教學是一本‘良心帳’。即使當了27年的老師,如果課前準備不充分,走上講臺我還是覺得愧對學生。對教師來說,最重要的就是責任心。”李老師語重心長地說。人們常說教師是這個世界最神圣、最無私的職業。優秀的教師令人敬仰,不僅僅因為他們教書育人、無私給予,更是因為他們能用心靈構筑起人間最美麗的風景。

采訪時,我提出想為她和她的獲獎證書合張影,她指了指角落里一個大大的整理箱,問我:“你確定要把它們都翻出來嗎?”當我問到哪一個獎對她的影響最大,她點開電腦里的一張照片說:“這是一個無論寫履歷還是報職稱都用不上的獎項,它也沒有任何經濟色彩,但這是我從教一生得到的最珍貴的一個榮譽。”那是她與一大束鮮花的合影照片,照片后面的黑板上大大的粉筆字,寫道:“我最喜愛的老師,我們愛你!”

WWW.1026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