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37vnp"><noframes id="37vnp"><cite id="37vnp"></cite>
<del id="37vnp"><noframes id="37vnp"><del id="37vnp"></del>
<menuitem id="37vnp"><span id="37vnp"><menuitem id="37vnp"></menuitem></span></menuitem><cite id="37vnp"><span id="37vnp"><cite id="37vnp"></cite></span></cite>
<ins id="37vnp"><noframes id="37vnp"><ins id="37vnp"></ins>
<ins id="37vnp"></ins>
<ins id="37vnp"></ins>
<ins id="37vnp"><noframes id="37vnp"><ins id="37vnp"></ins>
<ins id="37vnp"><noframes id="37vnp">
<ins id="37vnp"><noframes id="37vnp"><ins id="37vnp"></ins>

教書育人是我一生的使命

——記遼寧省教學名師、東北大學鞏恩普教授

日期:2013-11-20 18:10:12作者: 來源:

 

做人德藝雙馨,本質質樸無華,幾十年來保持俯首甘為孺子牛的教育工作者本色不變,他就是鞏恩普老師。鞏恩普有很多頭銜:東北大學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地質資源與工程研究所所長、遼寧省重點學科帶頭人,博士生導師;第六屆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學科評議組成員,教育部高等學校地質學教學指導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第五屆遼寧省學位委員會學科評議組成員;中國地質學會礦山地質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中國古生物學會理事,中國礦物巖石地球化學學會理事,中國古生物化石鑒定委員會委員,遼寧省地質學會副理事長。然而他最喜歡別人叫他“鞏老師”,他說“無論我有多少頭銜,我就是一名教育工作者,教書育人,這是我熱愛的本職工作,也是我一生的使命。”

    \

要把學生培養成理論實踐雙過硬的合格人才

熱愛教育事業,把青春和熱血獻給學生。鞏恩普是這么說的,也是這么做的。從1985年至今,已經過去28個春夏秋冬,鞏恩普始終把教學放在首位,從未因為個人私事耽誤教學工作。走上三尺講臺給學生講課,是他最愿意做的事情,在講臺上,有一種看不見的精神氣從鞏恩普身上迸發出來,讓平凡的鞏恩普變得生動耀眼,這是發自內心的對教學工作的熱愛。他的學識、魅力深深吸引了學生,成為東北大學最受學生歡迎的教師之一,每當看到學生對知識渴求的愿望得到滿足是鞏老師最大的獎勵。

不求名,不圖利,唯愿桃李滿天下。鞏老師堅信:玉不琢不成器。學生就像一塊璞玉,只有傾注心血去精雕細琢,方可成大器。鞏恩普最大的愿望就是學生能成才,為了讓學生早日成材,他與研究所的全體教師不斷嘗試教學方式方法的改革,積極轉變教育思想與觀念,進行了一系列改革教學方式、方法、手段及管理的研究和實踐。他以東北大學資源勘查專業為依托,以教育部本科教學指導委員會制定的全國普通高校地質類專業培養計劃為綱領,以東北大學“985”工程、“211”工程、教育部“修購”計劃及國家大學生創新計劃為契機,以國內、國際兩個礦業市場需求為核心,系統總結與分析資源勘查專業人才培養模式,調整課程設置,重組教學內容。他將當前地學領域的科技前沿動態加入到日常教學過程中,拓展學生的知識面;注重培養學生的創新意識,以啟發式、討論式和研究式的教學方法進行知識講授;打破“滿堂灌”式的教學方法,鼓勵學生進實驗室參與科研項目,調動學生積極性,強調以學生自學為主,提高了學生的實踐動手能力,把學生培養成理論實踐雙過硬的合格人才。

科研工作要不得半點馬虎

如今已是該學院地質系青年教師的張永利副教授是其指導過的碩士、博士生,他的學位論文獲得遼寧省優秀博士論文,博士期間發表2篇高水平SCI文章?;叵肫甬斈暝趯熼T下讀書、搞科研的經歷,張永利深有感觸:“搞科研、發表高學平學術文章注重創新精神,鞏老師對于我碩士、博士階段創新能力的培養和鍛煉讓我受益終身。”

剛讀研不久的張永利為了趕發一篇學術論文,剛做完實驗測試分析就匆匆截稿,交給導師審閱。拿到文章,鞏恩普一眼就看出論證不充分,要求他,認真觀測、補充完善結果。當張永利拿著修改好的論文找到鞏恩普時,本想這一次導師可能只會從整體上把把關,提提建議就通過了,可鞏恩普卻逐字逐句逐段地修改起來,有幾頁的改動甚至比原文還多。就這樣反復修改了好幾次,他才同意報送發表。面對學生的不理解,鞏恩普語重心長地說:“論文寫作是一項嚴肅的工作,不認真對待就會對讀者產生誤導。”導師的教誨在學生心里扎下了根。畢業后留校工作,實事求是的嚴謹態度和精益求精的工作標準使他迅速成長為單位的教學、科研骨干,多次受到學院和上級部門的表彰。

經鞏恩普指導的本科論文多次獲得畢業答辯優秀成績;指導的碩士研究生已有兩人次獲得東北大學優秀碩士學位論文,一人次獲得遼寧省優秀碩士學位論文;指導的博士研究生有一人次獲得東北大學優秀博士學位論文,一人次獲得遼寧省優秀博士學位論文。

    \

鞏恩普的付出也得到了肯定:2011年獲寶鋼教育獎—全國優秀教師獎;2011年獲遼寧省教育評價協會教學改革成果一等獎;2008年《普通地質學》獲遼寧省精品課;2002年東北大學教學改革成果一等獎;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東北大學優秀教師;東北大學優秀研究生指導教師;遼寧省教學名師;主持承擔東北大學教學改革項目《引導型專業——地質工程專業的探索與實踐》(2001-2002年)。

教師的責任始終是勇于擔當

在學生眼里,鞏恩普既是嚴師,更是慈父。平時哪個學生家里有困難,他都會和愛人一起悉心關懷;他門下的越南留學博士生阮氏梅香,日夜惦念家中兩個兒子的生活和學習,鞏恩普教授理解其思鄉之苦、思家之愁,時常給予關心、安慰,言傳身教其如何兼顧家庭和事業學業,令阮氏梅香安心在異國求學。

教學、育人都是教師的天職,而自身的學術水平提高是教學、育人工作的重要基礎。鞏恩普在自己的學術研究領域多年潛心鉆研,堪稱古生物學及地史學的大家。他先后主持多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如“黔南桂西北石炭紀生物礁群落重建與礁體生長動力學研究”、“貴州紫云石炭紀珊瑚礁群落形成的初始條件與群落演化機制研究”、“廣西石炭紀晚期生物礁群落與海洋生態系統研究”、“遼西地區下白堊統義縣組碳酸鹽巖沉積環境及熱河生物群古地理景觀研究”等。承擔“973”課題“我國中、新生代主要陸地生物群的年代框架和沉積環境演變”的部分研究內容。

鞏恩普是研究古代生物礁的知名專家,常年深入我國的深山大川從事野外科學考察工作,在生物礁研究領域取得了豐碩的成果,也培養了一大批青年學者。近年來鞏恩普在古脊椎動物演化領域又取得了一批突出的研究成果,中外媒體發表的《科學家研究推測鳥類飛行源于“從枝頭躍下”》、《中美學者發現遼西中國鳥龍有毒牙》、《東北大學鞏恩普教授領銜的中美研究小組發現:“中國鳥龍” 能以“毒牙”克敵制勝》等報道描繪了這些成果的科學意義和社會影響。一系列卓越的研究工作表明,鞏恩普與合作者們經過艱難的研究破解了困擾古生物界的多個難題,為古生物學界的發展研究做出了重要貢獻。

 “作為一名教師,不僅要認認真真、耐住寂寞,追求成為某一領域的專家,更要始終堅信用自己的努力為人類發展和社會進步作出貢獻。”鞏恩普將自己的理想和信念投入到每一次野外考察、科學實驗、理論研究之中,用實際行動譜寫著教師的責任與擔當。他積極與業界分享自己的研究成果,先后在《PNAS》、《Facies》、《Journal of Asian Earth Sciences》、《Chinese Science Bullentin》、《Palaeogeography,Palaeoclimatology,Palaeoecology》、《Acta Geologica Sinica》、《Science in China》、《中國科學》、《科學通報》、《地質學報》等刊物及國際會議上發表150余篇論文。特別是2010年發表于《PNAS》上的2篇科學論文的研究成果被BBC、CNN、ABC、紐約時報、泰晤士報、華盛頓郵報、美國之音等全球各大知名媒體爭相報道,引起國內外學術同行及科學界的極大關注,反響巨大。

鞏恩普教授身上表現出來的,既有學識的魅力,更有人格的魅力。他的學術魅力與人格魅力交輝,感染著莘莘學子并激勵他們奮勇前進!

WWW.1026J.COM